当前位置: 主页 > 75811.com > 区块链人物周刊“十问王峰”实录:进军区块链这一年
 

区块链人物周刊“十问王峰”实录:进军区块链这一年

【论文时间: 2019-09-11 16:32

  回望2018年,区块链赛道千帆竞发、市场跌宕起伏,其中“王峰十问”显然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标签,通过28期“王峰十问”世人看到了一个生动的区块链时代。

  回望2018年,区块链赛道千帆竞发、市场跌宕起伏,其中“王峰十问”显然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标签,其中每采访的一个人在区块链发展和创业的路上都留下了自己的脚印,通过28期“王峰十问”世人看到了一个生动的区块链时代。

  从2018年2月24日“王峰十问”首问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薛蛮子,300多天里V神、吴忌寒、赵长鹏、蔡文胜、赵东、徐小平纷纷成为座上宾,在这个信息过剩单思想紧缺的时代,知识爆炸但认知有限的时代,为无数区块链从业者奉上思想的盛宴。

  后来哭着要离开币圈的互联网老男孩杨宁在年初信心满满的说到,区块链给了90后掀桌子的机会;

  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也在王峰十问里首次回应拥有6位数比特币传闻——曾经有过;

  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怒吼道:宁可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也不做悲剧英雄;

  这些都能成为了2018年区块链浪潮中的一朵朵浪花,成为世人了解区块链的一个窗口。然而创造这一场场是思想盛宴不是在区块链领域大红大紫的90后、95后,而是互联网老男孩——王峰。

  他采访的每一个人在区块链发展和创业的路上都留下了自己的脚印,但王峰是如何看待自己区块链创业和2018年这个区块链时代的?或许是2018年区块链媒体行业最大的谜团。

  在2018年即将结束之前,大象区块链(ID:i54daxiang)携手《区块链人物周刊》希望能够通过十问王峰的方式,站在王峰和“王峰十问”的视角,让故事的主角回归聚光灯下,共同记录区块链行业的跌宕起伏。

  区块链人物周刊推出了《十问王峰,致那个跌宕起伏的区块链时代丨年度人物》的专题报道

  涉江:11 月30 日,王峰十问徐小平老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围观,堪称熊市里的一场思想盛宴,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寒冬采访徐小平,采访徐小平与之前采访的区块链创业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峰: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几乎可以用“轻舟已过万重山”来形容。但是,对于我们身边的许许多多创业者来说,2018年似乎是最不容易的一年。我想,你所谈的熊市应该是广义的熊市,不仅仅是区块链产业所关注的数字货币市场,传统产业和互联网产业也到了一个发展瓶颈,有很多创业者进入到弹尽粮绝且没有增援的境地。

  徐小平老师是一个成功的创业家,也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风险投资者,在创业者中有很大的影响力,我们希望十问徐小平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至少给创业者打打气。

  从对话中表现出来的情绪看,徐小平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虽然我相信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领域,他应该都经历过不少地雷阵。我想,这恐怕是他和我之前对话过的很多区块链创业者不一样的地方:阅历不同。我们对一个人的评价,需要时间。很多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需要时间考验,你还记得“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句话吗,很讽刺是吧?

  徐小平是一个很好的访谈对象,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关键是他是否接受你的采访。火星财经是一个新办不到一年的区块链媒体品牌,尽管我们队伍中有很多专业领域出身的记者和编辑,但我却是一个十足的外行,算是玩票的,他能来做客“王峰十问”,本来就是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涉江:作为火星财经的发起人,火星财经成名,甚至有人说火星财经进入这个行业的“首捷”,就是“王峰十问”,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策划这个栏目,并亲自上阵成为主持人?

  王峰:“王峰十问”以及我亲自上阵做主持,都是偶然。春节期间,玉红拉我进去他的群,我关注到了很多三点钟的言论,我发现我跟不上他们滑动的步伐了,心情很激动,想参与其中做些事情。

  其实,我更多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我从事应用软件和互联网游戏领域多年,也参与过近百个天使投资项目,但是一下子要迅速理解区块链,还是很难,说实话有体验时空弯曲的感觉。我在春节期间,做了一些关于哈希数学加密原理、比特币白皮书的笔记。

  我今天对火星财经内容的参与,比我最初想象的多得多。最初,蓝港互动还有很多事务工作。毕竟那时候我还担任着上市公司CEO,我们的新游戏刚刚签约给腾讯,海外业务也是刚刚进入轨道。所以我最初的心态,做火星财经是增加我投资中的一个Portfolio(投资组合),我参与创办,找人找钱出资源,把握战略和产品方向。比如,我们也同时创办了一支Token Fund,共识实验室。今年春节之前,我们也有一个跨媒体和娱乐内容的区块链项目,白皮书都改了很多遍了,最后没有发布出来。我发现,其实我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做那么多事情。我干脆辞了蓝港CEO,专心做火星财经。

  我找第一个访谈对象的时候,是希望我也帮着做一些内容,大家一起干。就写了十个问题清单,在社区中做对话,成文后做标题随手写了“王峰十问”,想不到被业界很多人转发,第二期下来,就沿用了名字和话语风格。

  现在,“王峰十问”好像刹不住车了。我们一年做了28期,几乎十天就一期,最疯狂的时候,十天干三期,快到了不吃不睡的地步。现在,币圈链圈的人都被我认识遍了。我很想在新兴的技术领域做有价值的投资,参与一些重要的技术商业话题,也是我和这个新世界沟通的方式吧,我的从业积累帮助了我。

  十问对象不只是区块链,也会是AI和IOT等新兴领域,但是会主要围绕新兴技术领域。十问和火星财经不是子母集的关系,是交叉关系。或者说,十问不是一个商业化产品,是围绕个人兴趣做的内容产品。但是,火星财经内容团队给予了很大支持,大家也很喜欢有这个栏目。

  涉江:这一年做王峰十问,印象最深刻的嘉宾是谁?为什么?有没有比较遗憾的事情?

  王峰:吴忌寒、Vitalik Buterin,他们参与程度都很深,对任何问题都不回避。没有遗憾,只有惊喜。我说过,十问是个人兴趣化内容产品,我没有那么高的期望。这一年,很多人找到我说要上十问,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我们get不到一起啊,挺遗憾的。

  十问只占到我工作的1/10。很多人希望上十问,我都没有帮上忙。有人200万一期出价问我们,也被我们拒绝,没有办法,不好看,不好玩,做了也没有影响力。但是我们的“火星公开课”和“火星总编时刻”,要比“王峰十问”系统很多。公开课以天为计,针对每一个有思想的从业者;总编时刻以周为计,针对每一个产业板块和重大事件做热点群访。

  一定要说遗憾,火星财经的市场行情和快讯服务上,还需要拿出更聪明的做法。未来的产品内容,还是应该基于去中心化生产组织,像Twitter、Facebook和今日头条机制,我们会很快推出火星号,把火星财经后台的图文编辑器开放到前台,并且增强社交机制,而且更易于使用。我们会进一步牺牲商业化的短期目标。

  涉江:您是什么时候接触到区块链或者说比特币的?为什么进入这个行业的方式是先从媒体入手?

  王峰:我是2012年和CSDN蒋涛一起投资Okex的,我们一起办了极客帮创业投资基金,主要面向技术领域和产品领域有创业动机的一群人。这算是我接触到比特币的开始,但那时我并没有那么在意。我那时的主要兴趣还在如何做好移动互动网游戏,如果那时候我是一个刚刚出校门的毕业生,我应该会大概率专心研究这个领域。

  我是从媒体和投资两个领域同时切入的,或者说,我是以投资身份切入的,我们在Okex上赚了钱,但是ETH 7000多人民币的时候,我买入了好几百万,参与过一些项目,一入场就成了韭菜。今年4月后,我们正式创办了共识实验室,那时候,我们已经较之前理智很多了,基于专业媒体视角以及资源组织,也帮助了我做了很多正确的投资决定,我们的回报好过很多数字货币基金。

  涉江:今年年初市场的火爆,有上千家区块链媒体涌现,您觉得区块链需要这么多媒体吗?不少区块链创业者坦言完全不懂“媒体”,但是正是不懂媒体才让他比媒体人转型出来创业的人跑得快,您同意这种说法吗?未来的区块链媒体将走向何方,在这其中,火星财经的定位是什么?

  王峰:最初互联网出来的时候,也是媒体乱象的,除了当时的三大门户以外,还有专业媒体,游戏、娱乐、体育、汽车、房产、财经、股票样样俱全,门户媒体全吃,专业媒体每一个赛道上都几十个创业者,这还不算个人站长。而当时做电商的,就少的可怜了。8848、当当、卓越,以及后来的凡客、京东,无论成败,站着的躺下的,都屈指可数。你看看今天还剩下谁,就知道我们需要不需要这么多区块链媒体了。

  网易最初从邮箱开始,却转入媒体门户,最后进入了游戏和电商。腾讯从单一的即时通讯软件起步,进入了游戏和更为广阔的移动社交服务领域。今天的互联网巨头阿里是从黄页试错、B2B起步的。

  我常说,做人创业像爬山,有人说南坡好走,有人说北坡好走,你信谁?我的答案是,你在南坡方向,就顺着南坡方向爬;你在北坡方向,就顺着北坡方向爬。使信托整体收益下行。平码二中二赔多少倍 2019-08-29,早点爬到山顶很重要。无论你从南坡还是北坡爬上来,都别总惦记着返回下坡路,要记得看看远处的风景。没有爬上山的人,是看不远的,你爬上了山,才看见山外还是山,山峦起伏,叠彩峰岭,你那时的滋味是什么?

  我过去有一种感觉,内陆平原地区长大的孩子,相比较于山区和海边长达的孩子,要简单朴实一些,但其实这个世界很复杂好不好?我在重庆长大,从小就没有过在一维直线米。人心可以善良,但是我们周围的环境从来没有简单过,干什么容易呢?

  长远看,不断扩充的技术能力、正确的产品或者服务路线、充裕的资金和积极的品牌,都是磨刀石。火星财经已经在大量使用信息聚合和推荐算法技术来完善我们内容服务了,我们还在和第三方合作行情、数据和指数服务,我们不是单一依赖公共账号,甚至完全不依赖。我看过美国最好的区块链媒体CoinDesk。我觉得我们火星和一些国内同行做得更好,虽然我们进入市场很晚。

  至于你说的,关于懂不懂媒体的这个事情,我想说,今天的互联网媒体巨头没有一个是传统媒体人出身的。学习能力和空杯心态很重要吧。

  火星财经定位于做信息服务和金融服务的长远目标,协同于我们的共识实验室投资基金,我们保持了开放性,比如,前不久我们发布的火星币优,提供了跨平台跨币种的数字资产账本服务,也是非常值得推荐的。共识实验室和火星财经联合很多机构,做了BTC量化交易超级联赛,我对于类似这样的产品和活动,有很多兴趣。我们希望先帮助到热爱区块链领域中的人,这里边火星财经的作用,是能够帮助大家找到这批人。

  我个人也非常希望办教育,我们正在做火星大学,最早叫火星特训营。透过火星大学,我们将提供与智能合约、登陆PS4/XBOXONE/PC/Switch/Stadia。六肖网论坛!分布式存储、P2P传输技术、通证经济等一系列课程,邀请更多的学者、项目实践者来参与。我们计划打造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所有的师资以及学员将全部来自于社区。“火星大学”一期即将结业,迈出了一小步,但很稚嫩,未来早晚会星火燎原。

  涉江:2017-2018 年的区块链,我们从公链、ICO 开始,平台币,交易挖矿、DApp、稳定币、STO等各种概念和风口满天飞,您认为未来区块链的风口在哪里?或者说区块链的未来在哪里?

  王峰:区块链没有风口,你的心在哪里,风口就在哪里。今年北京的冬天格外冷,老北京胡同里,应该有不少冷风口,你待不了多久。

  去中心化解决信任,共识机制解决激励,区块链一定会造就新商业文明。我相信,区块链领域中提供的技术手段,会一步一步完善起来,先有能力改造传统金融服务领域,再进入更多的应用场景。

  2000年那时,没有几个人相信互联网值大钱。但那时是进入Internet最好的时候,2003年前后,在Yahoo上赚了大钱的孙正义才开始在中国创业者中撒钱。你要相信,区块链领域里,一定会出现下一个Vitalik Buterin。

  信息技术领域多年的发展,早期依赖于底层操作系统和数据库,今天依赖大数据和云服务,但是真正推动产业向前发展的,还是应用场景的不断涌现。

  Google是技术天才造就的,Amazon和eBay都是艰难起步的,Facebook是大学生校园里的产品创新。别说什么网景公司,微软在视窗桌面默认安装IE4.0,那是1998年,这已经过去20多年了。很多标志性事件,历历在目,区块链领域中,这样的事件,一定会发生,而且是才刚刚开始。

  技术领域的发展,都是跳跃式和渐进式的,所谓小版本迭代和大版本跨越之间,要等待基础的进步。拿以太坊来说,比如ERC20、ERC720和ERC1400都是小迭代,但是Smart Contract是大跨度机构性技术创新。BM在EOS也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批评他说得比做得更好一些,但是DPoS也是一种实践,谁说区块链就一定要唯中本聪的白皮书马首是瞻呢。芯片也一样,Intel和AMD在X86架构上你争我夺,高通就在ARM架构上赢得了移动互联网。

  革命性的公链还没有出现,这个领域还有重大机会,但不是说你投资一大堆公链就可以的,今天市场上成堆的所谓区块链项目,几乎是公链领域拿白皮书骗人的垃圾场。

  务实地说,DApp和稳定币都处于挺好的阶段,都值得尝试。我建议创业团队要务实地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炒作一些概念性的项目。

  STO,从技术上已经行得通,而且运营体系也可以行得通,很多在传统金融服务领域有经验的人都看好这顿刚刚要开锅的大餐,但终究要看各国监管政策吃饭。从事金融和商业法律方面的人才,会越来越多进入区块链领域。

  涉江:从下半年开始,市场一直在走熊,作为一个一直与各路大咖对话的区块链思想者,您倾向于原因是什么?

  每一个领域都有经济周期。区块链是一个伟大的理想国。虽然起步的并不容易,这几年有一定技术突破,但去年九月后市场走得太快了。产业动能不足,势能就很快下去。我说过,市场需要真正的创新,无论是技术还是场景,哪怕是国家政策的开放性创新,都可以成为市场动能。炒币拉盘不是王道,投资机构之间博弈,都是小儿科,我们没有必要随波逐流。

  大家不应该只是盯盘炒币,要更多关注技术创新和应用场景的推演和落地。别总谈韭菜在哪里,你要看看,技术推动者在哪里,应用实践的推动者在哪里,热爱这个领域的核心玩家在哪里。

  涉江:前一段时间您朋友圈说,火星财经账面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有人把火星出租卡位看做是火星收缩的缩影,目前火星的压力大吗?准备如何过冬?

  王峰:我的压力一直很大,如果我的压力很大,火星财经的同事压力也应该很大。我们思考的是,我们如何创造价值?这个压力在我的心里的分量,远远大于来自市场的压力。

  创业者不创造出不同寻常的价值,一天都睡不好觉。做不好有价值的产品,去创业就是自取其辱,失败就是去咎由自取,我害怕在精神上侮辱自己,所有一直以来,我的创业都是压力很大。这样恐怕也不太好吧,最近几年我一直在试着调整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压力没那么大。

  但是我几乎没有缺过钱,我说过,如果找钱就算创业成功的话,那对于我太简单了。投资者一直很信任我,IDG资本等主流VC一直投资我创业的公司,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可能是我一直在一线干活吧。蓝港上市后,我看见集团公司账面上有两亿美金,火星财经这一轮创业,没有拿集团公司一分钱,仅仅外部的法币融资,就拿了1000万美金。

  创造价值这件事情,很多时候和人数没有多大关心。Instagram做到100亿美金的时候,应该只有几十个人,我希望在我看不到公司非常大价值的时候,人数永远不要超过100人。我不想把区块链时代做的创业公司,办成劳动密集型企业。人要精,事情要简单,有价值。每个人都独当一面,用好社群和外部资源,多合作,多分享。我们一定会活得更长。

  我们愿意帮助别人,别人也就喜欢我们。尽管做联合办公,所谓你说的卡位出租,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是我微信朋友圈出去的第一天,就有10多家公司找我,愿意使用我们的卡位,我们给这个服务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拼拼办公”,为梦想一起打拼。你来我们办公室,会看见火星财经、共识实验室和拼拼办公三个LOGO。我们也会把联合办公的企业名字打在我们一进门的办公墙壁上。

  所以你看,我们从不在媒体上攻击任何一个同行或者业界企业,顶多是建议和批评,我们不是恶毒之辈,我们不想做骄傲到没有朋友的那种人。“王峰十问”没有收一分钱,我们只做免费,但是我们每一场活动都有很多人赞助我们,也有很多优秀的区块链项目公司购买我们的年框广告服务。

  涉江: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火星币优的上线,大象区块链也采访了陈勇,火星也宣布两大布局(区块链资讯服务和区块链金融服务),都说熊市是抄底的好时机,您是还在继续布局区块链吗?有句话冬天是最好的狩猎季节,牛市中分不出英雄和狗熊,只有在寒冬中才能看到谁站起来了,如果有一家寒风中站着走路的项目走到你面前,你还愿意投吗?

  我们后面的投资,更多会是联合布局,一起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单一的投资理念,也不是所谓的孵化。我们希望合作,占更多的份额,投入更多的精力,出更多的资源,去紧密合作。

  涉江:从金山到蓝港,再到火星,您一直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见证了从互联网到区块链的发展,您是如何看待创业的,区块链创业与之前的创业有哪些不同?对后来的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创业是和平年代对于一个男人最好的洗礼。最高级的挑战是直接考验生死,创业就是生死游戏,是一个领导者带着一群人去走向更好生存还是一步一步走向毁灭的问题。有人在无人区或者一片汪洋中探索,做了哥伦布;有人在激烈的竞争中学习取胜之道,成了拿破仑。但是更多平凡人,在创业征途中完善了自我。

  创业者一定要懂得辩证法,要知道变和不变是什么。不变的是初心,变的是外部环境,一般人都难改初心,此所谓不变。所以,人都很难和趋势对抗,所谓变。无论我们做什么领域,创业都没有容易过。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百采网站| 香港马会官方网站| 神州彩霸高手坛开奖记录| 正版彩图挂牌壹句真言| 2019正宗版生肖排码表| 彩霸王高手小鱼儿论坛| 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 无错杀一个五行公式| 白小姐中特三行精准料|